有一種旅伴,是很黏人的。有時候,當你想要一個人散散心,卻有人一直黏著你,這就令人感到厭煩。不巧的是,我就有這麼一個「愛哭擱愛跟路」(台語)的小表弟。每每出去旅行,我的身後總少不了他這個「背後靈」。

今年七月,我好不容易抽空安排了一趟廣西六日自助行,想親訪桂林山水的勝境,也想乘著遊船在長江上飄搖,藉空靈的物色舒緩煩悶的心情。正當行程皆已打定,誰知半路又殺出個「程咬金」,再次演出一哭、二鬧、三上吊的戲幕,無奈之餘,我只好讓表弟跟著我去。

表弟年紀尚幼,事事都要煩勞他人照料。一路上,他不是嚷著肚子餓,就是想要上廁所。在中國大陸,尤其是廣西這等偏遠地區,要找到一間像樣的茅房,著實不是件易事,偏偏表弟臉皮太薄,又不肯屈於野地草叢間將就,最後苦的人還是我。常常還沒到下一個定點,車伕才剛起駕不久,就因為表弟臨時想要小解或是想吃東西,往往又折返回去。

話說,桂林的山水,果不虛名。一峰又一峰連綿的石山,峰峰驚聳;至若山巖洞穴中的石筍、鐘乳石,也是自然大化千錘百鍊的結晶。只是,受到表弟牽纏,我已無暇、無心玩賞勝景,為之奈何?當你和一個不懂藝術欣賞的人一起看畫,便難見出畫的深度、美感。聽到表弟對於千年鐘乳石嗤之以鼻,說它不如家裡的「超人玩具」,我又能向他解釋什麼?

傍晚,招了船伕,乘著一葉輕舟飄搖於長江之上。夕照盈滿天光,水色在其薰染之下,彷若一片粉澄澄的夢海,至於海上有無仙山,山又是否立於虛無縹緲間,這已不很重要了。我一路哼著輕歌,隨順著水波搖船輕擺的韻律,將表弟摟在懷裡搖啊搖的,好不容易將他搖入了夢鄉。噫!沒了表弟叨擾,我總算可以靜下心來,好好諦觀江上的風月了。

昏黃的夕陽,不免令人思歸,這已是旅程的最後一天了。說實在的,我曾懷疑「旅伴」一詞的正確性,或許對我而言,我遇到的是個「旅絆」,總在美景當前絆我一腿。不過,這幾天與表弟出遊,說他完全是個絆礙,也過於偏頗。至少,表弟的存在,讓我在空靈、蒼茫的地土上,部會備感孤寂。而這幾天的廣西行,也著實練純了我們兄弟間的情誼。我想,表弟長大後,一定不會忘記他曾經這麼勞煩他的阿哥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rencee 的頭像
Irencee

Irencee的部落格

Irenc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