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是故鄉圓,水是故鄉甜。人總是戀舊的動物,無論走到哪裡,總難忘懷故土的點點滴滴。哪怕僅是一杯淡然無味的山泉水,嚐起來也比國外進口的逆滲透純水來得溫暖,更遑論是阿嬤煎的赤赤的蘿蔔糕,以及味料醬裡的醍醐味。

隻身在台北工作,已三年餘。當初,懷抱著雀躍之情隻身北遊,像個天真的娃兒,踏進西門町裡品味年輕人的絢爛,在東區瞻仰名人雅士品味的奢華,台北儼然就是座繁華的樂園。這幾年,我嚐遍了饒河夜市的「藥墩排骨」,淡水的「阿給」,甚至不放過「王品牛排」高級套餐,但這些佳餚,雖然肉質夠鮮嫩,口感夠辛辣,飽食後僅留下空虛。

每每返歸蘭陽,我的鼻子就會刻意在攤前掃呀掃地,尋找幼時熟悉的牛舌餅香。當然,我嘴裡的牙菌斑,胃裡的幽門螺旋菌,更迫不及待想和鴨賞、肉鬆、蜜餞…等青梅竹馬重聚。至於阿嬤親手炒的高麗菜、媽親燉的白木耳蓮子湯,就不僅是打打牙祭、可有可無的「食伴」,而是原生家庭裡每日必須打照面的老知己。

到底什麼纔是故鄉味?若由我來定義,我想,所謂故鄉味,就是在飽食之後,胃裡還留有一股淡淡的溫存,那是不會隨著自然排洩而流失。隨著歲月時間的流轉,胃只會越來越暖,而這就是你我熟知的「故鄉味」。

Irenc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